编辑 ✎

Symbol手册

您需要了解的有关Symbol辛迪加(Syndicate)的所有信息

Symbol²: 太空海盗理论

象征愿景

Ship cover

版本 1.0

目录:

序曲

在我们开始之前,重要的是定义锚点。虽然目的或使命会随着船长或浪潮而改变,锚点 使我们脚踏实地。在动荡、沮丧或不确定的时期,总是可以回到锚点,重新调整并清楚 他们为什么在这里。 我们的锚点是,也将永远是,Symbol。与我们之前的项目(以及接下来的许多项目)一 样,我们相信区块链是最合适的技术,用来推动新经济 – 而 Symbol是我们对这种追求的贡 献。 作为协议,它的特色是共识演算法,旨在优先奖励链上的用户,而不是财富的囤积者。作为 系统,它的特色是通过系统级插件扩展功能的架构,而不是确定性虚拟机中的操作码 (注记 1.)。 尽管简单,这两个特色有助于定义我们的设计理念即 —— 用户至上、服务导向的方法。我们相信区块链是以人为本的技术,我们寻求在Symbol上做的 一切必须强调这一点。 本文档并非旨在作为以下用途,白皮书; 文本文件; 商业文件,甚至是宣言。毕竟,以人 为本的技术是由用户开发的,我们旨在定义,并且与社区一起设计、开发Symbol,相反 地,把它想像成北极星,我们可以用它来导航前进的道路—— 尽管锚可以让我们脚踏实 地,但它是帮助我们启航前往新大陆的星座。

~GHJ

Symbol与 NIS1的未来

任何成功协议的核心都是一种颠覆,无论是颠覆金融支付的基础设施(Bitcoin);颠覆云端 运算(Ethereum);颠覆云端储存(Arweave) ; 或颠覆无线网络(Helium)。 在这方面,Symbol试图颠覆经济——无论是现有或新兴的经济体 —— 为其运营模式提供一 个有效的市场,让用户自行定义、交易数位代币。 这些市场以小型、专用链(子链)为代表,这些区块链锚定于结算层(主链)透过汇总中心 互连,而且部分基于零知识证明。每个子链根据自己的实用程序代币(Mosaic),奖励给产 生新区块的节点(区块收获者)。 这些实用程序代币可以被抵押(节点提供流动性)或交易商品和服务(透过去中心化应用程 式或去中心化交易所)。 流动性提供是节点可以提供的一种新型服务,它接受Mosaic之间(一组代币)的交换。如果 节点选择充当流动性提供者,除了本身的 XYM,还需要维护至少一个不同子链的代币资 产。一个高效的流动性提供者能保持多样化的资产和分配。 当这样做时,节点能够促进交换请求(新的交易类型),从而获得额外的费用。 对于要在结算层完成的交易,需要主链的实用程序代币 (XYM)。子链的所有节点都需要维 护 XYM
symbol
NEM’s Symbol blockchain native currency
XYM
的平衡并且参与汇总过程(以分配区块奖励)。节点可以选择专注于一组特定的交 易(例如有效的证明或稳定币)。其他人可能会委托给一个组织—— 精心策划的节点集 群,根据当前的网络需求分配子链。 首批计划在 Symbol上推出的子链之一将是 NIS1以及其原生代币 XEM。除了 NIS1,还将引 入两个新概念 —— 授权费用和税收。改编自纳税功能,每次交易时,授权费用可以将一定 比例的代币销售指定到帐户; 而税收则是在交易的基础上增加的额外费用。这两种交易类 型都将以 XEM
symbol
NEM’s NIS1 blockchain native currency
XEM
计价,而且流动性提供者可以帮您换成 XYM(或其他子链代币)。

创造者经济的兴起使区块链技术越来越多地被用在简单加密认证之外其他类型的复合价值。 特别是,NFT 和数字收藏品使艺术家能够参与粉丝面对面的货币化模式。尽管如此,由于内 容很少存储在链上,因此数据持久性对当今大多数的区块链来说仍然是个问题。以太坊中最 常用的标准”ERC-721”对发行者储存有关联的数据(音频、图像或视频文件)的位置没有限 制。虽然永久网路(注记2.)和去中心化储存服务(注记3.)的兴起为数据持久性提供了适 当的解决方案,但不与代币连结,这提供较弱的所有权保证,并且引入多个代币可能要求相 同数据,或在储存数据时发生不允许更改的风险。

这种困境的解决方案可能是一系列用于内容储存的专用子链,其中 Mosaics是数据文件的一 种表示。潜在购买者和去中心化应用可以为内容生成有效性证明,以证明真实性和销售点的 出处。 购买后,有效性证明和代币可以解密数据。一个更轻量级的解决方案可能会看到专门的子链 连接到去中心化的储存服务提供者,使节点能够提供专用的储存服务,并且根据其服务而获 得相应的奖励。因此,数据持久性与发行链的成功相关,而不是依赖于多种服务。 虽然 Symbol最初的混合设计通过元数据交换看到了公有链与私有链的相互作用,但子链的 引入为数据持久性和特定内容网络的问题提供了更优雅的解决方案。公有链的隐藏潜力是一 个全球共享的状态,其中每个用户都是root 用户(注记4.),但在实际应用中存在局限性的物 理学和技术,让透过单个公有链实现目标具有挑战性。授权运营商根据市场需求和共鸣来提 供服务内容,网络的吞吐量变得更大,而不是依赖于单一的系统。 Symbol的未来设想为位于定制链世界中心的枢纽和交换层,并且没有全球扩展性限制。子 链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

关于组织和系统设计

在商业理论中,”颠覆”被定义为一种创新,创造新市场、价值网络,最终将取代市场上已建 立的公司、产品和联盟(注记5.)。这些创新往往是来自有组织的个体组成小团队产 生的 (注记6.),而不是大团队或现有公司。颠覆的过程比传统方法花费的时间更长,失败的 风险更高。然而,如果成功,一旦部署这些技术往往比其他人传播得更快,影响更大。 众所皆知,中心化结构通常与分散式系统的开发不一致。比特币的引入是对中心化机构、系 统失败的直接回应,从那时起,权力分配一直是迄今为止所有区块链网络的设计目标。

无论如何,中心化自然会在一段时间后发生 ,无论是作为专业化的副产品还是规模经济。两种工作量证明已被证明都是正确的(通过矿 池、算力集中和专用硬体)和持有量证明(通过集中财富和集中验证者基础设施)。因此区 块链的弹性很大程度来​​自于确保生态系统中的各方因为受到激励而合作,不是勾结。 这是博弈论的基础,掌握它是成功系统设计的关键。

在 Symbol ,我们透过Syndicate的概念实现协作。传统上,Syndicate 是由个人、组织或公司组成 的自组织团体,他们努力达成共同的使命。 Syndicate 在加密货币世界中并不是一个新概念 —— 像以太坊基金会和Tezos 基金会这样的非营利组织可以非正式地归类为Syndicate;以及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和非正式工作或研究小组。 Flashbots(注记7.) - 专注于去中心化 金融里矿工可获取价值(MEV) 的研发组织 - 关注海盗Hacker集合,一个基于海盗的非正式 Syndicate合作的。甚至可以在加密货币之外的领域观察到Syndicate;Valve是一家价值数十 亿美元的娱乐和硬体公司,遵循无等级结构的设计(“Flatland”),没有中层管理人员或正 式领导。 (注记8.) 今天,我们可以观察到三个自然形成的Syndicate:基础设施Syndicates(节点及其操作 员); 协议Syndicates(开发人员和系统架构师);用户 Syndicates(去中心化应用 与 个 人)。 Syndicates在很大程度上被激励将区块链上的集体成功高于自己的个人欲望:

这其中的大使是核心人物——Syndicate的声音。大使们很快就会被他们的沟通和关系技巧所 识别。他们致力于协调混乱并支持其代表社区的想法。

他们通常是翻译、作家和教育者 —— 在某些协议中,他们是“生态系统代表”; 或是“网路 协调员”。在 Symbol,大使既可以当选也可以通过委托收获获得资金。无论 在任何时候,社区觉得他们选出的大使表现不佳,他们可以委派给新的大使。 与委托收获同步,还有另一个概念可以应用于整个系统:二次融资。 Buterin、Hitzing 和 Weyl 在自由激进市场中首次提出,(注记9.) 二次融资 旨在将二次投票的概念应用于公共产品的融资。在经济学中,公共物品被定义 为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物品。非排他性意味着不能将个人排除在使用之 外;非竞争性意味着一个人的使用不会减少其他人对该物品的可用性。公共产 品的一些常用例子是开源软件(例如区块链协议;互联网;操作系统);免费 教育(例如时事通讯;Podcast ;技术文档);和免费服务(例如公共电视和 广播)。 在 Symbol,二次融资能够解决我们在项目融资方面面临的一个关键挑战: 您 如何确定哪个项目将使得大多数人受益?它赋予个人能决定下一步应该资助哪 些项目“为他们的投票而付费”来实现这一目标,并透过一个专门为公共产品 提供资金的匹配财团来扩大捐赠。额外投票的回报递减,有助于将权力从风险 投资公司、大量资产的持有者和中央权力经纪人那里下放。总之,个人捐款的 数量比个人资助的总额更重要。

我们认为 Syndicate是一种强大的自组织形式,它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们激 励参与者将集体成功看重于个人成功之上,同时强制执行使区块链成功相同原 则的承诺:破坏性、去中心化和透明度。与二次融资配对,我们认为Syndicate 赋权给充满活力的、自组织贡献者和合作者社区,他们都致力于共同的使命: Symbol。

太空海盗法典

即使在最无法无天的系统中,也有一个共同的操作协议。盗贼之间有一种荣誉。海盗虽然 是恶棍,但设法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减少他们之间的冲突,同时最大限度地提高利润。他们 使用民主选举制度和制定任何航行前操作规则的章程:掠夺的划分; 分工; 和责任分工 。他们概述了被禁止的活动及其惩罚;船舶和船员的安全规则;以及对生产成员的奖励和 奖金。 起航前,海盗们在选举船长和军需官的同时撰写了他们的文章。船长不是老板,而是为船 员服务——在任何时候他都可以被多数票或暴动取代。 总之,船长应该是勇敢果断的领导者,引导船员进行掠夺; 如何逃避当局或应对袭击。军 需官代表船员的利益——他们维持秩序;解决船员之间的冲突;并确定分配给每个船员的食 物和饮料的数量。所有人同意这些条款并选举产生他们的领导人。如果有人不同意章程或船 员,他可以自行离开。 尽管没有政府来执行,或以其他方式支持他们之间的合作,海盗们还是保持了合法同行一 样普遍的和谐。这部分是因为他们在所有事情上都是透明的,从他们收集的战利品到财富 的分配;部分归功于他们的船员,他们重视船舶的集体成功胜过于自己的需要;部分是因 为他们对平等和友情的承诺,因为一艘船的好坏取决于其各部分的总和。我们认为,一个 专注于 Symbol的 Syndicate 应该遵循一个框架,该框架受到海盗文化的启发,但由非等 级化的公司结构定义。 以下是我们提议的一些协议条款 - 我们在开启 Symbol下一次旅程之前宣誓。虽然任何文 章都需要达成共识,而且重要的是获得批准船员们,我们认为制定一些通用准则很有帮助。

在所有事情中,我们为Symbol优先服务。